【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公告 > 温故知新

温故知新

 

新年伊始,很自然地想到辞旧迎新,从头做起。但是,陈旧的、落后的甚至明显错误的,不像用过的日历那样,无需费力,随手撇掉完事;以崭新的、先进的、正确的取而代之,也不是那么容易。在新与旧、落后与先进、正确与错误之间,往往存在一种渐进和联系,未必都可以一刀切地对待和评价。
新官上任,很自然地想到焕然一新,这也不像“唤燃亿心”那么容易,随便弄几个错别字凑个谐音。如果不从哪些该继往开来,哪些该果断刹车出发,只是说法不同此前,或一些做法貌似有新意,都可能是不彻底不治本的,这样的“新”也许很快又成了覆辙。
本来很不愿意再拿足球为例,这些年说了很多,烦了。可这又是绕不过去的,不去找它,它自己会找上门来。
限薪──二十多年前就搞过,一点不新鲜。当年为何限薪?俱乐部老板是否真心赞成?为什么以往几次限薪都不成功?没有涨薪在前,何来限薪于后?一心只想把足球搞上去的人有吗?当然有。在哪儿?别到只在乎政绩的官员那里去找,也别到只在乎生意的老板那里去找。要是这两种人在一起商量,后一种人一致赞同前一种人的意见、办法,金元足球的始作俑者迅速变成了限薪的拥
护者,这景观颇费思量。
更名──这也是老早就提出过的,同样不新鲜。俱乐部名称只是形式和符号,只要不是股份制,老板一人独大,就会想到以企业或产品冠名,旁人不愿意白白随份子。中国足球的俱乐部起步时期就挖了坑,经济社会发展没到一定阶段,难以令投资人放弃这种动机,也难以聚合社会股东参与俱乐部建设和运营,这不是选个自然节点就能转变的。金元足球放肆一时,也与此有关。
历史是一面镜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解过去,才能看准当下,看清未来。从新年开始,从新赛季开始,这样的决心应支持和鼓励。但事物的发展还要看方法和时机是否得当。改革开放四十多年,足球职业化也已近三十年,俱乐部中性命名和杜绝金元足球的条件仍未完全俱备。这样的社会背景下,采取有强制成分的举措,应当充分考虑可能出现的新问题,免得以后又说“当初谁能想到……”。
作者:汪大昭
来源:《新体育》2021年第1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