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微访谈 > 底层网球选手生活艰辛

底层网球选手生活艰辛

 

职业网球是摇钱树,也是削金窟。顶尖选手可以获得大笔奖金,还会赢得赞助商的青睐,过上舒适的生活。底层选手则在艰难度日,甚至入不敷出。
在温网女单资格赛首轮比赛中, 29岁的罗马尼亚选手亚历山德拉· 卡丹图经过与对手紧张而又艰苦的较量后失利。她双眼紧闭,低着头,默默地独自离开球场。卡丹图在罗汉普顿球场中央接过一块毛巾,然后拿起手机与家人通话。
在大部分日子里,卡丹图只能独自飞往世界各地打比赛,独自承受失败的痛苦。这一次,父亲和经理跟她一起来到伦敦,赛后为她送上了安慰。
ATP球员理事会在温网公开赛期间开会讨论了奖金问题,希望通过更公平、更透明的奖金分配制度,来改善网球运动的现状。ATP球员理事会成员谢尔盖· 斯塔霍夫斯基认为,ATP巡回赛应当承担责任。
斯塔霍夫斯基说:“对很多人来说,钱是个问题。我相信大满贯赛事确实朝着正确
的方向迈出了重要的一步,现在轮到我们为其他选手创造更好的条件了。过去6年里,大满贯赛事将奖金提高了300%,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但巡回赛什么都没做。”
除了提升男选手的待遇之外,有人认为女子网球选手面临的困境也应当得到关注。卡丹图曾经进入世界前100名,从2011年开始连续三年排名上升,2014年一度攀升到第59名。然而在2014年底,由于严重伤病需要手术,她不得不重新开始。
受伤的网球运动员没钱可赚,但卡丹图仍然需要为教练开工资,她急着复出打比赛。当时,卡丹图的身体很脆弱,很快就陷入了伤病的恶性循坏。她忍受双臂和腿部剧痛
参加了一些巡回赛,排名直线下滑。卡丹图说:“顶尖球员都不缺钱,没有奖金时还有赞助费用,她们不会带伤打比赛。但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还想挣些钱。”
在罗汉普顿球场,博纳文图拉通过资格赛晋级,获得了参加温网正赛的资格。这意味 着就算她在温网首轮出局,也能够得到4.5万 英镑的奖金。这位24岁的比利时人解释说,受伤选手就像是在免费工作,“给教练发工资,支付公寓租金,很多事情都要花钱,不得不参 加比赛。我们受伤时没有收入,太难了。”
瓦塞克· 波斯皮西是ATP球员理事会的一名成员,由于受伤缺阵8个月,他的世界排名从73位下降到188名。据他透露,为了让一位教练和一位理疗师在30周里随行到各地打比赛,网球选手每年都需要花费三四十万美元。卡丹图今年已经参加了13场不同的巡回赛,包括3次到亚洲打比赛,但她在温网前只拿到了约1.7万美元的奖金。
随着赛事之间的奖金差距越来越大,从某种程度上讲,网球选手在四大满贯赛事中的表现决定了他们能否维持温饱。例如今年1月份,卡丹图在新加坡进行的一项低级别赛事资格赛中获胜,奖金只有126美元。她若能够晋级温网正赛,将会像博纳文图拉那样得到4.5万英镑的奖金。
极端的经济困难令卡丹图越来越难以承受,她在去年8月份发起众筹,恳求球迷们帮助她。卡丹图说:“一切都太困难了。我不得不独自去世界各地打比赛,而其他选手都带着教练、理疗师或者一支团队。我要自己订机票,安排行程,想方设法找到最便宜的酒店。”
在温网赛场,27岁的丹妮尔·劳首次打进资格赛最后一轮。与绝大多数女网选手不同,她的职业生涯始于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在大学里,网球是一项团队运动,当她转型参加巡回赛时,发现自己不得不承担更大的责任并学会独处。
劳拥有在通信和商业领域的学位,本有机会从事其他行业的工作,但她热爱网球。在职业生涯初期,她没钱雇教练,幸运的是遇到了童年时教她打网球的教练卡尔·莫兰龙,两人达成了协议。
莫兰龙说:“你仍然对网球运动充满热爱,我也想帮你,所以让我们聊聊。在你挣钱之前,不用向我支付费用,只要跟我练技术, 然后一起吃午饭就可以了。”就这样,最初的几年里,劳只负责为她的教练买午饭,她认为如果没有教练的帮助,自己的职业生涯很可能无法起步。
过去5年里,劳的球技越来越好。她身高1米60,体重只有52公斤,自称是“小巨人”,与身材高大的对手打比赛,劳必须更聪明一些。她解释说:“我的所有技术动作都需要做得更完美,没有多少犯错空间。如果我击球时稍稍偏离最佳位置,就很可能出界,因为对手击球的力量太大了。”
劳在2016年夏天一度考虑退役,原因是频繁受伤,并且开销太大。2017年12月, 劳曾飞往澳大利亚,希望其他选手退赛能让她有机会参加2018年澳网公开赛的资格赛。但她最终没有得到资格,一分钱都没挣到。劳需要用参加大满贯赛事首轮比赛的奖金为教练支付工资,而卡丹图不得不继续独自战斗。
作者:黄舸
来原:《新体育》2019年第8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