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 副攻新星毛钧怡

副攻新星毛钧怡

 

河南女排副攻新秀毛钧怡第一次参加女排超级联赛,就表现抢眼。她初练田径,后改排球,训练刻苦,个性好胜,还是一个情商颇高的姑娘。
初出茅庐
中国女排超级联赛第二个赛季,是河南女排副攻新秀毛钧怡第一次顶级联赛之旅。这位去年8月刚从青年队上升一队的小将交出的答卷,在发球、拦网、进攻等各项的表现均可圈可点,得到观战球迷和专家们的肯定。
对于联赛第一次登场,小姑娘坦言并不紧张。尤其是第三轮河南女排对上届冠军天津队的比赛,她发挥出较高的水平,给对手制造了很大压力,虽然最终0比3输了,但每局分差都不大。拦网是排球比赛中副攻的第一职责,良好的拦网意识和技术不仅能直接得分,也能为后排队友的防守创造有力的条件。毛钧怡在她的第一个顶级联赛中,便初步展示了这种能力和潜质,移动速度、起跳时机和高度把控都较为理想。
问毛钧怡对这场比赛有什么感受,要强的小姑娘淡淡地说:“球输了,不开心。”
田径起步
河南女排始建于1958年,历史上获得过全国联赛第三名,但大多时间在中下游徘徊,是球迷眼中的传统弱队。近年来虽然投入不算小,但和取得的成绩极不相符。2017年,队内头号球星朱婷转会去了土耳其联赛,让人们对这支队伍的前景充满忧虑。
穷则思变,2017赛季,河南女排大幅度调整,青年队的优秀副攻毛钧怡进入一线队。毛钧怡,河南郑州人,2000年1月出生在一个体育世家。父亲毛建伟原是河南建业足球队的主力门将,退役后当了教练,目前担任河南女足守门员教练。母亲赵燕曾是河南省田径队运动员。良好的基因让毛钧怡具备优越的身体条件。受家庭体育氛围的影响,小钧怡8岁进入郑州市体校,成为一名跳高小队员,这种早期的体育启蒙训练对她日后走进排球赛场,无疑有很大的帮助。
父母对训练的辛苦有切身体会。他们退役时都有伤病,不希望女儿再当运动员, 更不希望伤病将来伴随宝贝女儿的一生。于是,小钧怡直到8岁才开始与体育的缘分。那一年,她的身高增长较快,明显超过同龄的小伙伴。毛钧怡良好的身体条件引起田径教练的注意,极力说服钧怡的父母把孩子交给他来训练调教。拗不过盛情,父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把孩子交给了这位田径教练。
毛钧怡从没接触过田径训练。开始试训时,人们纷纷叹息:“这孩子怎么看不出妈妈的运动基因,她妈妈当年可是河南省的优秀田径运动员!”妈妈把毛钧怡带到体校,孩子的身体条件让许多老熟人和教练们啧啧称赞。可是,当毛钧怡跑起来的时候,看她那笨拙的脚步,谁也不敢说这孩子是个练体育的料,又不想放弃那么好的材料,只好说“:先练练,试试看吧!”就这样,毛钧怡走进属于自己的体育世界。
这就像熟睡中被唤醒时的懵状,清醒过来,才能展示出应有的一面。小钧怡很懂事,也很能吃苦,学习和训练从不让家长操心,每天放学后背着书包自己乘公交车去体校训练, 训练完了再写作业。短短的训练,她进步飞快,在田径场上超越了一个又一个新的高度, 在一众小伙伴中崭露头角,各项大大小小的青少年赛事屡次获奖。她很低调,从来没有拿学习和比赛中取得的好成绩张扬。在她看来, 本来就该有的,有什么可张扬的呢?
跳高是一个人的运动,训练和比赛的过程都是孤独地超越自己。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即使懂得自律,这种枯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循环,也会觉得单调。渐渐地,排球场上那种队友间相互配合、相互鼓励,赛场上迸发出的激情和取得胜利后的喜悦,对毛钧怡的吸引力越来越大。
误打误撞
2012年,毛钧怡不足13岁,身高已经达到1米83。这时,带她练跳高的教练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工作,偶然的变故使毛钧怡转行排球的梦想误打误撞地成为现实。
提起毛钧怡的排球之路,要感谢一个人,他就是原男排国手、时任河南青年女排主教练的王琦。他早年是一名优秀运动员,退役后致力于培养后备力量,河南排坛的诸多新秀均出自他的指导。在一位同行的举荐下,爱才若渴的王琦见到毛钧怡,毛钧怡的排球之路自此开始。在王琦的着力打磨下,小钧怡进步神速,5年田径训练打下的基础,使她在排球场上如鱼得水,弹跳、摸高、扣球高度都出类拔萃,成为王琦重点培养的对象。
毛钧怡训练一如她在田径场上一样刻苦,个性好胜,不甘落后,样样都力争做到最好。有时候练得狠了,出现受伤的情况,教练感到心疼,不得不打电话让家长过来,把孩子领回家休息两天。她不愿意休息,回答天真又实在:“我休息了,别人都在练,那我不是要落后了嘛?”这就是毛钧怡,一个不需要教练督促的孩子。有一次训练结束,教练批评一个队员,毛钧怡插话说:“教练批评得不对。我爸爸说了,只会听教练话的队员绝对不会是一个好队员,因为他没有自己的思维。”教练被逗乐了,佯装生气说:“去把你爸爸叫过来。”毛钧怡说:“我爸爸在意大利带队打比赛呢,等他回来您去找他去吧!”
2016年,16岁的毛钧怡被老教练徐建德看中,应召进入国家少年队,参加了在越南举办的VTV国际少年女排赛。这是毛钧怡排球生涯的第一次国手比赛经历,副攻当上
队长,这在中国女子排坛极为少见,足以说明毛钧怡在教练和队友心中的位置不同一般。据徐建德介绍,毛钧怡能力很强,在队里、在场上往往能起到主心骨的作用。她不像别的孩子那样,球场内外都需要被教练管着。因为怕队员年少贪玩、熬夜,影响第二天训练, 一些队员晚上必须把手机上交给教练统一保管。毛钧怡从来不让教练担心,她懂得自律。
这一点,赵燕也深有感触:“这孩子从小到大,作息时间非常规律,晚上10点准时熄灯睡觉,早上6点左右准时起床。在队里如此,队里放假能在家休息两天,她依然如此, 从不熬夜。”早上赵燕一睁眼,女儿已经安静地坐在客厅里看书、刷微博。在赵燕的印象中,从上小学开始,小钧怡从没有让妈妈操心写作业之类的事情。在饮食上,小钧怡也懂得控制对零食的欲望。她最爱吃爸爸做的西红柿炒鸡蛋,还爱吃妈妈做的白菜肉丝面。现在成了运动员,很少回家吃饭,因为队里的食品更安全。即使放假,毛钧怡也会在吃饭时间之前赶回训练基地用餐,确保不会误服任何违禁药物。
长期训练比赛,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伤病,毛钧怡也没能幸免。受伤病的影响,情绪低落的时候,她也流露过退缩,不想练下去的念头。开明的父母没有要求她什么,让她自己做出选择,相信孩子是坚强而有主见的人。妈妈对女儿说:“人这一辈子有很多路可走,你喜欢排球,就继续打;如果觉得天天打排球是一种煎熬,可以选择放弃。但就算是读书上大学,人这一辈子总会碰到困难,就看怎么走了。”最终,对排球的热爱让毛钧怡选择了坚定地在这条路走下去,“既然选择了排球,我就一定要好好打下去”。
2017年3月,毛钧怡入选中 国U18女排,出战在重庆举办的第11届亚洲少年锦标赛。由于实力上的差距,中国队决赛不敌日本队,获得亚军。毛钧怡是发挥出色的亮点之一,赛后被评为最佳副攻,这是毛钧怡第一个国际赛事的单项奖
情商颇高
毛钧怡有一颗感恩的心,对亲人和教练,她都心存感激。有一年,在教练处境比较困难的时候,教师节收到的唯一祝福卡就是来自毛钧怡,这让教练倍感欣慰。
毛钧怡天资聪慧,爱好广泛。她喜欢弹钢琴,弹得还不错;她喜欢英语,自从进入专业队训练,文化课少了,但她用英语和外国运动员交流毫无障碍。
毛钧怡是个情商很高的孩子,尊敬长辈,孝敬老人。小时候,太姥姥曾带过她多 年,感情很深。在小钧怡去重庆打亚少赛的时候,太姥姥已经病得不轻。毛钧怡出发前去和她告别:“太姥姥,您等着我,等我拿块奖牌来给您看看。”哪知道,这一去就成了永诀。在亚少赛打得正激烈的时候,太姥姥溘然长逝,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再见一眼最疼爱的曾孙女。父母都是运动员出身,深知国家队队服上“中国”二字的意义和责任重大。此时,球队的核心运动员如果提出离队请求,毫无疑问会打乱教练的部署。家人忍着悲痛,直到比赛打完和钧怡通电话时, 才把这一噩耗告诉她。孝顺的钧怡哭到崩溃,但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包括教练,一个人承受着失去至爱亲人的痛苦。
回到家乡,毛钧怡带着奖牌去太姥姥的陵前祭奠。也许,这块银灿灿的奖牌和最佳副攻的荣誉能让长眠地下的太姥姥得到安慰。
2017年,毛钧怡进入河南一队,拉开了她成人赛场的序幕。
现在,毛钧怡身高达到1米93,高挑匀称,力量足,弹跳好,速度快,球场上具有良好的大局观,比赛气质好。她的扣球高度达到3米18,拦网高度3米15,是这一年龄段副攻手里少有的好苗子。河南女排队员们对毛钧怡妈妈开玩笑说:“我们训练时都不愿意成为钧怡的对手,她太厉害了。阿姨, 你可要有赔偿我们医药费的心理准备,钧怡的扣球力量太大了,我们接她的球都冒着受伤的危险呢!”
作者:张登辉
来源:《新体育》2018年第12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