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微观察

心魔难除

伤病总是与比赛相生相伴,NBA大牌球星由于上场时间更长、打球更拼命、责任更重,往往成为伤病重灾户,伤后的心理重建也成为队医们研究的课题。

一伤再伤

本赛季前半程,不少球员因伤“再次”倒下,马刺深受其苦。上赛季季后赛,莱昂纳德被勇士中锋扎扎·帕楚里亚“垫脚”暗算,时隔211天后复出,但只打了8场,右肩肌肉撕裂。虽然他在比赛中经常有意收着打,不敢做动作,还是难逃伤病阴影。托尼·帕克同样在上赛季因左腿四头肌腱断裂告别季后赛,本赛季第二十场才复出,在对国王的比赛中又扭伤了脚踝。

布雷克·格里芬的情况也很糟糕。上赛季季后赛首轮第三场,他右脚大脚趾受伤,赛季报废。本赛季,他打了19场后,在对湖人一战被队友奥斯汀·里弗斯误伤膝盖,休战14场。在火线复出后,他又被贾维尔·麦基击成脑震荡。灰熊前锋钱德勒·帕森斯连续两个赛季报废,本赛季复出后又伤病不断,累计缺席12场,至今仍在伤病名单中。真正悲催的是公牛前锋昆西·庞德塞特。他有着漫长的伤病史,7年职业生涯三度赛季报废,2015年到2017年动了两次左膝手术,未有出场记录。本赛季他好不容易伤愈复出,又因伤断断续续缺席19场。

这些球员并非旧伤复发,新伤也不是太严重,但他们的心理会遭受沉重打击,使得各队对待伤员复出必须慎之又慎。上赛季,雄鹿前锋贾巴里·帕克仅打了51场,就因左膝前十字韧带撕裂赛季报废。身为2014年榜眼秀,帕克的天赋不输状元郎安德鲁·威金斯,但短短3年内两次遭遇韧带严重撕裂,而且是在同一位置上。前段时间,雄鹿将帕克下放至发展联盟恢复状态,他的场上移动和跳投都接近正常水准,但球队并不确定他是否已战胜心魔。如果帕克的韧带第三次撕裂呢?这种后果想都不敢想。同样的道理,在扎克·拉文左膝前交叉十字韧带撕裂复出后,公牛将他的场均上场时间限制在20分钟以内,并且在全明星赛之前不打背靠背。

心魔成疾

任何人身体受伤后,都可能导致心理受伤。伤痛会造成恐惧,产生某种心理障碍。如果疏导不当,很有可能成为心魔,影响球员在赛场上的表现,其危害程度毫不亚于膝伤或跟腱撕裂。一旦出现抑郁症、焦虑症和躁郁症等临床心理症状,更需要接受深度治疗。

本赛季初,凯尔特人队的海沃德在空中争抢时与詹姆斯相撞,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板上,左脚侧弯,谁都看得出来他已经骨折了。晚上躺在床上,海沃德闭上眼睛,他无法摆脱头脑中的可怕画面。“我夜不能寐”,海沃德提起自己受伤后,当晚度过了人生中第一个不眠之夜。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承认内心留下阴影。很多人都曾给出警告,精神创伤会是康复过程最艰难的部分,并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如影随形。

人们常常将受伤球员的心理问题归咎为软弱。2013年3月,公牛的罗斯接受左膝手术10个月后,队医开出了出场许可。但直到征战季后赛,罗斯始终没有归队,眼看着公牛在东区半决赛上被热火淘汰。球迷们质疑他的职业精神,但迈克尔·卡萨莱博士并不这么看。卡萨莱是一位神经学家,他认为,很可能是罗斯的脑部神经元像他的膝盖一样,也受了伤。神经系统科学的研究结果显示:受伤球员在脑部神经元重新连接后,对心理产生很大影响,一段时间内会改变对自我和环境的看法。

海沃德和罗斯出现不良情绪,其实再正常不过。美国体育科学学会提供的一份《运动员精神健康指南报告》指出:一些球员重伤后,会表现出意志消沉、不合群、易怒、缺乏自信、胃口变差、失眠,进而引发严重的心理问题。意志消沉最常见,由于伤病的反复,球员会时而乐观,时而备受煎熬。

球员受伤后,往往会有很多的空闲时间,难免胡思乱想:我的职业生涯会就此终结吗?我还能保住首发位置吗?我会不会再度受伤?怎样避免呢?

这些担心是有根据的。丹·巴尔托是佛罗里达IMG学院的首席技术训练师,已经训练了100多名受伤的NBA球员。他注意到,漫长的康复期反而增加了球员再度受伤的可能,因为他们是将旧思维和新身体相融合。虽然肌肉力量增加了,但打球的旧习惯会令脆弱的关节难以承受,有时用更猛烈的动作来避免疼痛,更可能导致过劳损或受伤。

“突发式伤病”带来更多的困惑。如果一名球员被撞倒受伤,他至少知道是怎么伤的,以后会调整比赛方式。就像有人在冰面上滑到,以后会绕道走,但如果是正常行走突然摔倒,该怎么办?那次诱发受伤的技术动作可能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做过成百上千次了,找不到受伤的理由,球员就很难找回自信。

正反两面

NBA球员伤后的心理康复仍处于研究阶段。如果一名球员撕裂了前交叉韧带,会得到世界顶尖级治疗,但这种治疗大多局限在让球员恢复场上表现。

这种状况造成重伤球员能完美复出者极少,大多数人以失败告终,格雷格·奥登的例子最为鲜明。2009-10赛季,奥登在与火箭的比赛中,与阿隆·布鲁克斯相撞,左膝受伤,随后接受微创手术,赛季出场数被冻结为21场。2010-11赛季初,奥登的左膝关节软骨出现问题,再次做了膝盖微创手术,后被开拓者裁掉。在阔别3个赛季后,奥登在2013-14赛季代表热火打了23场,之后黯然退役。

2006年以来,奥登经历了手腕骨折、微创手术、脚部扭伤、膝盖骨碎裂、左膑骨韧带撕裂等大小伤病数十次,但他的个人悲剧更多是心理问题造成的。康复期间,他害怕在公众场合拍照,不轻易出门,整天躺在床上借酒消愁,还服用两种镇痛药和至少三种安眠药,这些东西虽然可以让他逃避现实,却摧毁了他的身体。

NBA球员重伤后恢复良好的例子虽然很少,但不是没有。10年前,在一场快艇与山猫的比赛中,肖恩·利文斯顿上篮后落地不稳,左腿严重扭伤。赛后检测结果显示,膝关节肌腱几乎全部断裂。严重的膝伤让利文斯顿的康复期长达20个月,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的职业生涯会终结,但他以顽强的意志重回NBA,最终帮助勇士在三年内两夺总冠军。

医治良方

该如何克服心魔?NBA的专家一直在探索。有两点是球员伤后必须要做到的:一是不能回顾过去,不要去看自己以前打球时的集锦;二是延缓回归,通过逐级训练来增强自信。

解决心理障碍最核心的部分是分散注意力,不要总想着伤病。最适用于海沃德的康复秘诀是电子游戏。海沃德是个电竞高手,经常叫来老朋友对着屏幕通宵达旦地玩《命运2》。而在利文斯顿那个时代,他的生活里没有如此酷炫的电子游戏,也没有社交软件与队友们互动,只能依靠家人的关怀保持积极心态。后来,利文斯顿变成一名狂热读书迷,一天能读完一本书。

海沃德的爱好给凯尔特人队提供了更广阔的思路。他的训练师杰森·斯梅瑟斯发明了一款名为《狂暴弹珠》的游戏,一改脚踝康复期那些单调的训练形式。他在地板上摆放17颗弹珠,海沃德要用受伤的左脚把它们夹起,以最快的速度放进盒子。海沃德每天还有一项凯尔特人椅子投篮游戏的任务。他和队友们坐在椅子上,在半场完成投篮,每人有5次机会,每次投篮不中要输掉1美元,最先投中的人拿走奖池中所有的钱。

从去年12月开始,凯尔特人将更多视频游戏纳入海沃德的康复计划中,并鼓励队员和教练组参与其中。这种康复模式目前尚处探索阶段,凯尔特人对游戏内容守口如瓶,无论海沃德还是主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均以“项目”相称。球队还和游戏公司签署了保密协议,禁止对外泄露游戏相关细节。史蒂文斯以前可不是这样。5年前,他拜读了杜克大学教授凯茜·戴维森的专著,其中详细介绍了脑科学技术将如何改变21世纪。看完之后,他改变了对玩家的成见,认可游戏中蕴含的巨大价值:习得技能,树立勇气,明晰目标。

虚拟比赛可能成为NBA攻克心魔的突破口吗?上赛季,科学家们与NBA合作,有效提高了某些罚球困难户的命中率。它也有助于球员的伤病康复。虽然这项技术的有效性还有待确认,但它已经成为人们普遍看好的方向。更可取的是在球员投入游戏的过程中,可以测量受伤球员的心率和出汗率,分析出在什么情况下他会感到压力。

科技在不断进步,也许过不了多久,在球员受伤倒地的那一刻,心理救助程序就会启动。

本文作者:王明琛

文章来源:《新体育》2018年第3期

新浪微博

热门资讯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