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会员中心|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交互专区 > 话题讨论

我跑完了六大满贯

作为一名六旬跑者,在迈进2018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又年轻了。我是李战哲,家人和朋友叫我老李,年轻人和跑友叫我李老师。我一生与跑步为伴,用洪荒之力完成了进军六大满贯的愿望,并取得了非常满意的成绩,征战六大满贯的旅途既艰苦又幸运。

首战东京

我是2012年开启大满贯征程的,那时候国内参加六大满贯赛事的人屈指可数。在欲望、冲动、勇气几种情绪纠缠中,我参加了东京马拉松。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是工薪阶层,到国外参赛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资金。当时东京马拉松正在报名,参赛费用全部加在一起有两万多元。我鼓足勇气跟公司领导说:“我想参加东京马拉松赛,单位能不能支持我?”几番请求之后,公司领导同意了我的出战请求。当然,这跟我跑步成绩也有不小的关系。

得到了公司领导的信任,成绩便成为了“工作任务”,责任重于泰山。我抱着激动与忐忑的心情踏上了首次大满贯征程。困惑的还有语言问题,我只会用英语说简单的“你好”、“谢谢”、“再见”,非常担心在国外如何跟他人交流。好在出入境的时候得到一些华人朋友帮忙,翻译填写各种表格。在航班上喝水不知冷热,下飞机不知洗手间的位置,每次都需要不停地通过手势交流,一路战战兢兢。

参赛当天,由于疏忽大意,穿了新袜子,成了最大败笔,也成为我的伤痛。跑到35公里处时,脚底出现了血泡。为了坚持跑出比较好的成绩,忍痛把两个血泡踩破,跑到终点的时候,袜子从脚上脱下来都很费劲。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以3小时27分10秒的成绩完成了六大满贯第一站,首战告捷,没有让任何人失望。

冰火两重天

我对自己始终高标准严要求,经过东京马拉松后,2013年先后向成绩要求最高的波士顿马拉松和天气最冷的纽约马拉松发起挑战。

波士顿马拉松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马拉松,位列六大满贯赛事之首,申请报名必须拿成绩单说话,也就是波士顿马拉松的BQ成绩单,符合要求才有资格参赛。我凭借东京马拉松3小时27分10秒的成绩轻松入围。波士顿马拉松不论在跑步文化、风格特点、路线风光上都是首屈一指。最难忘的是为参赛选手加油助威的热情观众,他们不停地为选手们输送动力。我充满激情跑完全程,最终成绩是3小时44分55秒。正当我被那种跑步精神和氛围满满包围的时候,不远处的爆炸声音让整个波士顿马拉松迅速笼罩在黑色气氛当中。这就是让人始料未及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当然,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殿堂朝圣之门依然敞开着,人们继续向那里奔跑,因为那里是全球跑者的荣耀之地。

爆炸声令人恐惧,但我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同年11月又参加了纽约马拉松赛,在10度左右的天气中跑步真的很冷,赶上有风或者阴雨,会冷得刺骨。纽约马拉松有46年历史,在跑步文化不输于波士顿。这里让我最为难忘的是在起跑的瞬间,所有选手都将不要的外套脱掉放到回收站,经过消毒整理,送给需要帮助的人。我的纽约马拉松成绩是3小时49分53秒。终点距离我的住所很远,道路戒严,语言不通,我再次处于尴尬境地,徒步走回酒店。回想这段路程,比跑马拉松还要痛苦。

不同赛事各有特点

我在参赛的过程中发现,不同国家的马拉松都有着自己独到的跑步文化。2014年,我在德国柏林马拉松以3小时55分50秒的时间完赛。这里号称世界最快的赛道,同年参赛选手中肯尼亚选手丹尼斯·基梅托以2小时2分57秒的成绩创造了世界纪录,成为当时最快的马拉松选手。这里的赛道平坦,气候适宜,非常适合创造佳绩。

2015年,我继续参加英国伦敦马拉松,以3小时51分15秒的时间完赛。伦敦马拉松最大的亮点就是慈善,多数参赛选手都要通过募捐方式获取参赛名额。同年10月,我以3小时48分41秒的成绩跑完芝加哥马拉松,此次是我的六大满贯收官赛事,也是我最开心的地方。在这里,我看到了更多的中国人与我共同参赛。这里是六大满贯门槛最低的赛事,由于它是六大满贯赛事中赛道最平坦的,所以成为众多普通跑者的向往之地。

纵观世界六大满贯马拉松赛,不论从组织能力、观众的热情以及参赛人数和成绩都相当惊人。对于每一位跑者,不论是专业还是非专业跑者,都是一种历练和挑战。每次备战六大满贯马拉松,我都非常认真、仔细。货真价实的成绩是有分量的,是值得尊重的。最终,我的六大满贯马拉松平均成绩是3小时45分,按年龄段排序,在国内60岁以上组的跑者中排名第一。

国内马拉松仍需努力

直至今日,国内每年大大小小的马拉松赛有四五百场,数量、规模都达到了空前的程度,赛事组织能力也在快速进步,但跟六大满贯赛事相比,仍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第一,中国的马拉松赛历史、跑步文化相对比较短浅,与有数十年,甚至百年积淀的六大满贯赛事无法相提并论,大满贯赛事历史文化的沉淀都已深入人心;第二,国内马拉松参赛选手至今有300万人,跟日美等跑步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国家比较,选手基数仍有差距;第三,国外马拉松赛事有将近百万观众走上街头,为选手加油助威,都是自发行为,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欢正是国内欠缺的。

在我看来,国内马拉松也有好的方面。大批青年人投身于马拉松运动中,有不少业余选手跑出了非常高的水平,值得称赞。想要与六大满贯赛事缩小差距,就要不断普及和提高。如果国内马拉松拥有乒乓球、羽毛球那样的群众基础,相信不用太长时间,同样可以打造出中国大满贯赛事。

参加世界六大满贯的情景经常浮现在脑海里,每次回忆起来都非常激动。六大满贯是神圣光荣、充满刺激的赛事,对每一位跑者都有巨大的吸引力。今后如果有机会,我会再次征战,在有生之年重返六大满贯赛场,是我未来的梦想。

作为一名长跑爱好者,希望中国马拉松运动能够风起云涌,在我的跑步生涯之中发挥余热,带领年轻人永攀高峰,让年轻跑者继承老一代的优良传统,艰苦奋斗,不忘初心,实现梦想。我今年65岁,还想继续坚持跑下去,跑到70岁、80岁,直到跑不动为止。

本文  口述:李战哲  整理:杨萌

文章来源:《新体育》2018年第2期